当前位置:360体育直播吧360体育在线直播 > nba视频回放 > 正文

广发宏观首席郭磊:2020年 宽财政稳货币 推动基建修复
时间:2020-01-06   作者:admin  点击数:

  郭磊:2018-2019年经济增速下降过快是因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同时承压,历史经验表明二者不能同时出问题。2012年之后出口下行的阶段,固定资产投资一般会逆周期上行,经济能够承受一定程度出口下行;2016-2018年初固定资产投资下行,但出口整体处于扩张期,经济能够承受一定程度固定资产投资下行。

  简单来说,我们认为2019年季度增速下降过快是因为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同时承压,并不代表内生趋势增速同等幅度的下降。预计政策仍会把6%左右当作2020年的目标增速,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则需要稳定住仍在继续承压的固定资产投资。要稳住固定资产投资,则需要宽财政稳货币,适度推动基建修复,以基建修复来带动制造业补库存。

  2019年政策推动了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它有效扩大了企业盈利的韧性,也推动了微观主体信心的回升。但减税降费本身不能解决固定资产投资失衡问题。一则制造业投资倾向是顺周期的,在经济下行期,制造业投资不会逆势上升;二则财政收入减少对于财政支出空间亦有一定挤出效应。

  金融界:您提到“补库存”,那么我们知道,库存周期背后主要是经济的周期性特征。但也有学者认为当前这个阶段经济已经淡化了周期性,未来不会有周期性了,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访谈全文请见:【首席说】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郭磊:中国经济的周期性仍然存在

  2020年的一个现实情况是房地产投资可能会触顶放缓,假如地产投资在目前累计增速基础上回落5个点,则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会自然下降1个点以上,失衡会更为明显。要实现经济的内生平衡,只有推动基建投资、制造业投资回到均衡位。2019年前11个月基建投资只有3.5%的累计增速,制造业投资只有2.5%,对于一个名义增长8%左右的经济体来说,这两个增速明显偏低。

  出口形势目前依然不是太清晰,能承担这个初始动力的只有基建。政策也已经明确指出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投向具有乘数效应的领域。专项债新政、项目资本金新规,以及较早投放的专项债额度也都将助推基建修复。我们估计2020年积极财政政策将会承担更清晰的角色。

  而过去六个季度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同时承压的组合。2019年前11个月出口累计增速只有-0.3%,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速只有5.2%。出口一方面受外需放缓的影响,另一方面则受贸易环境变化的影响。固定资产投资下行过快,则是源于基建的小幅硬着陆,以及同期制造业投资处于去库存周期。

  制造业库存目前已经见底。中上游一些比较重要的行业,目前库存都处于三年为维度的一轮库存周期底部区域,在过去几个月中,进入库存底部的行业越来越多。如果需求出现扩张信号,则制造业会顺势出现补库存。

  这就比较符合我们前面说的一种情形,即周期性叠加外生冲击,导致经济短期明显偏离趋势性,因此政策主动出击“稳增长”。

    热点文章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